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未婚夫 ...

  •   
      华贵胖妇人声音极大,引得周遭客人皆是望了过来。
      
      服务生立刻上前:“这位太太,您这样似乎有些打扰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啪!”她一个耳光甩了出去,趾高气扬:“也不看看老娘是谁,我是谢家的谢二太太。这饭店都是谢家产业,给我滚!”
      
      服务生被砸了一个耳光,不敢多言其他,为难的退在一角。
      
      谢太太洋洋得意的抬着下巴,冲着白绮罗尖锐叫道:“今个儿你不给我说清楚,我还就没玩了!怎么着?敢打我儿子?也不问问我是谁!今个儿我要是不乐意,你们就别想给我离开天津卫!”
      
      她一拍手,立刻有二十几个黑褂子冲了上来,原来早就有所准备。
      
      白绮罗挪开椅子,捏着手指浅笑:“人是我打的,怎么着?”
      
      谢太太一听是她,恼的眼睛都支棱起来了,她怒道:“怎么着?你打我儿子一下,我就卸了你的腿,把你扔进窑子!”
      
      她伸手:“给我动手!”
      
      黑衣人蜂拥而上,其他客人一看闹成这样,一股脑冲了出去。
      
      不过白绮罗倒是不怕,她借势一蹬,椅子瞬间撞倒了一个黑衣人,白绮罗顺势按住椅子,抬腿就是一脚。打人的功夫,胳膊却也迅速的扫过另一人。
      
      瞬间撂倒三人。
      
      眼看有人要抓陈曼瑜,她快速回身,一脚踢了过去,将陈曼瑜护在身边。
      
      陈曼瑜还真对外甥女儿有信心,一点也不担心。
      
      被踢中的黑褂子后退几步,直接撞上了那位胖妇人谢太太。谢太太本就体态丰腴,又穿着高跟鞋,实实在在的一撞,咣当一声,摔倒在地,发出杀猪一样的尖叫声。
      
      白绮罗顺手抽出桌上花瓶中的玫瑰,毫不留情坤在继续冲上来的黑衣人身上。
      
      其实以白绮罗的身手,对付这些人绰绰有余,但是她带着小姨陈曼瑜,总归不能全然放开了打。这样的时刻,速战速决最是妥当。白绮罗毫不犹豫,直接掏出勃朗宁,不待众人反应,对着吊灯就是一枪。
      
      “砰!”
      
      尖锐的枪声响起,奢华的吊灯巨大无比,毫无防备,顷刻落下,瞬间砸到五六人。
      
      “啊……”尖叫声再次响起,谢太太并未被砸中,却也是吓的嗷嗷叫。
      
      一时间,众人虽然跃跃欲试,但是却也不敢上前,谁曾想,一个小丫头片子战斗力这么强,更何况,她手上还有枪。那玩意可不长眼睛的,如果真是一不小心挨上,倒霉的只会是自己。
      
      白绮罗颠颠手上的勃朗宁,轻声细语的回头安抚陈曼瑜:“小姨别怕,这些都是小事儿。”
      
      陈曼瑜:“…………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:“行了,你们快点,到底打不打。打不过就回去在找人帮忙,这么僵持着算怎么回事儿?”
      
      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又共同去看谢太太。
      
      谢太太尖叫:“你这小贱人,我不会饶了你,我剁了你的手脚……啊……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直接踹了椅子过去,椅子咣当砸在谢太太身上,她终于安静如鸡的闭嘴了。
      
      “带着她赶紧滚蛋。”白绮罗懒得理会这些人。
      
      要不怎么说世道乱呢?
      
      恶棍太多了,不凶一点都不行!
      
      就在大家不敢动不敢吱声的安静时刻,门口突然传来吵杂的声音。
      
      白绮罗扬眉看向了门口,手中的勃朗宁迅速上膛,而她的目光触及谢太太,也迅速考虑劫持她的可操作性。
      
      毕竟,这里确实是人家的地方。
      
      大门被推开,就听其中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等一下把顶楼的贵宾房都收拾出来,另外支会小凤仙带两个姐妹过来,哦对,这……卧槽!”
      
      进门几人目光触及现场,声音戛然而止。
      
      现场一片狼藉。
      
      黑褂子眼见来人,如同见了救星,立刻恭恭敬敬上前:“大少爷。”
      
      被称呼为大少爷的正是刚才说话那位,他的视线并不在黑衣人身上,反而是看向了陈曼瑜,一瞬惊讶之后立刻堆上了笑意,客客气气:“呦,陈女士,您看您来天津卫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儿,我专程安排人接您去啊?”
      
      他扫了一眼周遭,直接上前就踹了一脚:“怎么回事儿?”
      
      黑褂子赶紧凑在谢大少的耳边嘀咕了几句,他微微蹙眉,听完一个大嘴巴子就刮过去了。
      
      “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?也不问问这是谁就胡乱动手?知不知道这是谁?知不知道?陈曼瑜女士,少帅的表姨。你们是不是疯了啊!”
      
      随后又一脚踹了过去,“尼玛,你们还敢开枪,你们是不是活够了?啊?”
      
      黑褂子委屈的差点哭出来,他们真没动那玩意啊,“不是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还敢顶嘴!”又是一耳光。
      
      “赶紧滚!”
      
      黑褂子真心不知道咋解释,迟疑的看着谢二太太,只是眼看大少爷没有管的意思,索性一把拖住,往外拽。
      
      好在,这位谢大公子身边的人倒是眼明手快的,帮着将昏过去的很快抬了出去。
      
      谢大少:“陈女士,您看我们家这二婶不懂事儿,我替她给您赔罪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。千万别放在心上。还有我那堂弟,我改天带他上门给您负荆请罪……”
      
      他说话的功夫,视线落在陈曼瑜身边的少女身上,大灯碎了,周遭几个小灯虽然能看清人,但是到底是影影绰绰,让人有点拿不准。
      
      不知道为啥,谢大少就觉得这人有点眼熟。
      
      真眼熟。
      
      “不知这位小姐是……”
      
      陈曼瑜浅笑,缓缓道:“这位是我外甥女,白副司长千金白小姐。”
      
      谢大少带笑的脸一瞬间龟裂,他睁大了嘴,不可思议的盯住白绮罗,犹如溺水喘不过来气的鱼。
      
      也在这时,门口传来停车的声音。
      
      男人爽朗的笑声响起,大厅本就安静,这笑声更是尤为明显。
      
      “荐鸣,我跟你说,上一次我过来,老谢给我弄一小姑娘唱曲儿,哎呦那唱腔,真是不错。这你得好好听听,真的,嗓子好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什么唱曲儿,唱什么你自己心里晓得,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啊。净他~妈跟我装模作样。”
      
      “哎不是,你怎么冤枉我呢!我可是正人君子……”说话功夫,两人已经进了门,打头的男子调侃道:“哎不,老谢,你站门口挤眉弄眼干啥?卧槽,你这咋让人给砸了?这不你地盘儿吗?”
      
      虽然说话不着调,但他一身灰色大衣,宽肩窄腰,身材高挺,傲然笔直如劲松。
      
      一眼看去,皮肤古铜,棱角分明,鼻梁高挺,一双眼漆黑如墨。当真是十分硬朗的男子长相,不过许是一张有些慵懒戏谑的笑面儿,倒是让他原本并不好相与的气质柔化了几分。平白添了几分不着调的放荡不羁。
      
      “哎不是,你怎么了?眼睛咋了?”
      
      谢大少眼睛如同抽筋,使劲儿的挤,只是他们老五完全没有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,还叨叨呢:“哎不是,不是说给荐鸣找小凤仙儿吗?人呢?”
      
      他的视线落在白绮罗身上,瞬间吹了一个口哨:“乖乖,小美人儿长得真好!”
      
      这小丫头长得是真好,眉眼轻灵如水,肌肤如瓷凝脂,姿容出尘动人。
      
      他把自己会的形容词儿都用上了,觉得也形容不及她的一分,真真儿称得上是天姿国色。
      
      他不乐意了:“老谢,你这就缺德了,我来的时候,你咋不找长得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呢?我……”
      
      他点燃一根烟叼上:“你这样我可吃醋了哈!”
      
      谢大少终于忍不住了,他使劲儿拉住不断作死的冯老五,一字一句,咬着牙花子说:“这是你未!婚!妻!白!小!姐!”
      
      冯老五嘴上叼的烟啪嗒一下落了地,僵硬的转头,视线落在白绮罗身上。
      
      四目相对,白绮罗扬起嘴角,浅浅笑了出来……
      
      “你好,我是白绮罗。”
      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作死·嘴炮·放荡不羁·冯:我有点不想出场。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