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5、纷乱 ...

  •   
      “哎不是,我玉树临风风度翩翩,选我有什么不对?”冯骁睨了谢大少一眼,嗤笑:“你当谁都是你啊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咳咳。”一声咳嗽响起。
      
      冯骁与谢大少看向声音来源。
      
      谢大少疑惑:“三叔?您怎么过来了?”
      
      谢三叔冷笑一声,说:“我不过来,我不过来谁收拾烂摊子?你二弟今天前脚在码头堵陈曼瑜,后脚陈曼瑜就告到章先生哪儿了。这也惊动了白修然。要不是我门路广,得罪了人你们他~妈都不知道。现在给我滚回家告诉你二叔,让他备上厚礼带着小兔崽子和蠢媳妇儿过来负荆请罪。不平息白修然和陈曼瑜的怒气。我就给他们逐出谢家,让他们出去要饭。”
      
      谢三叔本就是军人,一发火脸色更是难看的厉害,一身杀气。
      
      谢大少敛了敛脸上的笑意,似乎察觉他三叔是真的气极了。也不敢耽搁,赶紧点头:“行,我这就去。”
      
      谢大少给冯骁使了一个眼色,又找了找,没看到徐荐鸣,问:“荐鸣呢?”
      
      谢三叔淡淡:“先走了。”
      
      谢大少这个时候倒是也顾不上多问了,赶紧出门。
      
      眼看谢大少疾步离开,谢三叔看向冯骁,多云转晴,感慨:“让冯贤侄看笑话了。”
      
      冯骁:“我与老谢多年兄弟,也没什么。”
      
      他指指厨房,说:“我去安排一下。”
      
      谢三叔:“应该的应该的,你去忙。”
      
      冯骁对这里也熟,很快就安排妥当。不过虽然安排妥当,他倒是没立刻上楼,给人家一家人准备了充足的时间叙家常。厨子做菜,他倒是在边儿上跟着尝,竟是不亦乐乎。
      
      谢三叔过来就看到这么个场景。
      
      这个时候谢三叔还真是想像他侄子一样问一句,白修然特么的到底看上这货什么了!咋就选了他。
      
      若是选这货,那么自家大侄子也一点也不差啊!
      
      不过,聪明人脑子总归和正常人不一样,饶是想破头,也想不明白。
      
      “冯贤侄啊,你看,你和我们家老大也是把兄弟。一贯关系好,三叔可是把你当做自家人。”谢三叔带笑,不过这样的人,笑比哭好看不了多少。
      
      “都是自家人,也不瞒着你。我已经收到消息了,章先生已经决定要和陈曼瑜女士结婚了。你看看我们家这事儿闹的。得罪了白先生,又得罪了章先生。我这当家的,也真是为难。只是谢家总归要撑着,我也不能眼看谢家出事儿,倒是要多劳烦冯贤侄多帮着美言几句。”
      
      冯骁还真没听过这个消息,不过短暂惊讶之后倒是也了然谢三爷为什么担心。
      
      冯骁:“三叔客气了,能帮得上,我肯定是帮。不过,说实在的,三叔也别太指望我。毕竟您知道的,我和白家也并不太熟……”
      
      这倒是实话了。
      
      谢三叔拍拍冯骁肩膀,“三叔知道。但是你总归是白家将来的女婿,你说一句,比三叔说一句有用。总归三叔承你的情,多谢你。”
      
      冯骁颔首,重新上楼,他亲自端着盘子,咚咚敲门。
      
      “进来。”
      
      冯骁含笑:“饿了吧?”
      
      他将两道菜放入桌上,又安排服务生将剩下的菜摆好,十分妥帖。
      
      白修然扫了一眼冯骁,抿嘴:“坐下一同吃吧。”
      
      冯骁哎了一声,跟着坐下,倒是也巧,正好坐在白绮罗对面。一抬头就跟少女水汪汪晶亮的眸子对上,纤细秀美的少女对他粲然一笑,轻启朱唇:“冯公子,不是说,还有唱曲儿的么?”
      
      话音一落,冯骁立刻感觉到白修然的眼神像刀子一样飞了过来。
      
      他立刻:“今个儿恐是不行了,改日我专程带你去听。”
      
      白修然声音阴森森的:“你带我闺女去哪儿?”
      
      冯骁立刻正色道:“听曲儿,白叔,正经唱曲儿的。”
      
      白修然嗤了一声,冷冷警告:“我说不正经了吗?我告诉你,莫要给我闺女带坏!”
      
      冯骁应了,视线落在白绮罗身上,她笑的更灿烂了一些。
      
      这小姑娘存心的吧?
      
      不过冯骁这人心大,倒是也不放在心里,豁达的笑:“白叔您放心,这不至于。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垂首笑了笑,意味深长。
      
      “阿罗来,吃点东西,饿坏了吧?”陈曼瑜为她夹菜,抬头与白修然道:“姐夫,我看小五子人挺好的,你也别总这么严厉。对了,小五子,我们有几年没见了吧?”
      
      冯骁:“快四年了,上一次见还是我爸出事儿的时候,您引荐我去见白叔。”
      
      陈曼瑜笑了笑:“时间过得可真快,真是,你们大了,我倒是老了。”
      
      冯骁:“没,一点不老。您还是和那时候一样,一眼就能认出来。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      
      这货真是胡说八道,要是真认出来了,刚才进来还用姓谢的使眼色?
      
      “嗷呜……三叔,三叔您别抽我!我错了,啊!呜呜呜……我错了……”歇斯底里的哭声突兀的响起。
      
      白修然蹙眉,冷笑:“谢老三这是跟我唱苦肉计呢!”
      
      他挪开椅子,冷着脸道:“你们吃着,我下楼去看看。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:“我也要去。”
      
      白修然好生劝:“你别跟下去了,坐了那么久船又折腾到现在,好好休息休息。明早我们还要回北平,这一来又是舟车劳顿,你听话可好?”
      
      生怕闺女不满意,他又许诺:“等你休息几天,咱们去看房子,你之前不是说想买一个小别墅玩么?爸看中一个,觉得十分不错,等你回来看了满意就定下。可好?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你看你小姨那款福特怎么样?回去给你也买一个?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要不,再给你买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不用了。”白绮罗打断了一身土豪做派的亲爹,说:“您忙去吧。”
      
      白修然默认,这是闺女接受了他的话。
      
      他微笑:“我先下去。”
      
      陈曼瑜立刻起身:“事情是因我而起,我跟你一起。”
      
      白修然有些迟疑,扫了冯骁一眼,抿抿嘴,道了一个好。
      
      两个人一同下楼,白绮罗毫不犹豫的站起来,打算偷偷跟上。
      
      冯骁:“…………”
      
      他咳嗽一声,低声问:“这样,不好吧?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挑眉,“关你屁事儿。”
      
      冯骁:“!!!”
      
      她蹑手蹑脚打开门,躲在楼梯的墙角儿往下看,嘿,还别说,视野正好。
      
      楼下跪在地上被抽的一身血痕,哭成狗的不是旁人,正是先前嚣张调戏人的谢家二少。
      
      白修然负手立在他面前,淡淡道:“谢三爷,这戏,过了吧?”
      
      他不客气道:“若是真的有心,直接一枪崩了就是,这样不过是给白某脸色看了。难不成,有心逼白某算了?世间可没有这样的事儿,虽然内子已逝,但是陈女士是内子唯一的妹妹。白某一直都将她当做亲妹妹。这样欺负我亲妹妹,是觉得白家没人,还是陈家没人了?”
      
      谢三爷:“白先生您误会了,我们万不敢想。不管是您还是章先生,我们都是十分尊敬的。我们谢家更不会有心逼您算了,他做错便是做错。不过咱们到底是相交一场。谢三斗胆请您饶了他一条狗命。往后必然不让他们一家出现在您面前。还请白先生给谢某一点点颜面。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倚在墙边,静静看着楼下。
      
      冯骁来到她的身边,一根手指点点她的肩膀,白绮罗转头:“有事?”
      
      “谢三爷掌握天津卫军权,和谢家闹掰并不妥当。”顿一下,他小声说:“教训人,不见得非要人命的。”
      
      白绮罗看向他的眼,缓缓道:“你跟我说这些干嘛?”
      
      冯骁:“你说呢?”
      
      他伸手撑在墙壁上,靠近白绮罗:“我……唔……哎!”
      
      众人听到声音,抬头一看,顿时精彩纷呈。
      
      一对男女,立在墙边,亲密靠近,状似、状似……亲吻?
      
      “冯骁!你给我滚下来!”白修然惊天怒吼凭空响起……
      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,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,且扣除1个月石。